热搜
您的位置:首页 >> 旅游

打工返乡创业5年打拼出300万财富

2019年05月15日 栏目:旅游

打工返乡创业,5年打拼出300万财富—— 记怀化十大人物张松的创业口述/张松 整理/张应龙打工创业之痛1994年我高中毕业,

打工返乡创业,5年打拼出300万财富

—— 记怀化十大人物张松的创业

口述/张松 整理/张应龙

打工创业之痛

1994年我高中毕业,先后在怀化、上海等地打过建筑做过水泥工,1996年我去了广东,那时候的广东,没熟练的技术是很难找到工作的。我和几个老乡找了半个多月的厂也没找到事做,后来交了50元的押金进了一家鞋材厂,也就是搓草绳,搓了二个多月老板跑了,没领到一分工资。在老乡的介绍下,我才得进了一家五金厂做焊工,也就是焊灯管支架,厂里一个月发一对手套,一对手套不到二天就被铁皮划的稀烂,没几天手上到处是伤口。

对于一位六七岁就放牛砍柴干农活的农村孩子来说,一天干十几小时的脏活累活算不了什么。但我是一个有梦想的人。刚上初中的时候我就读了希望集团刘氏兄弟的创业事迹,就立下了创业办企业的梦想。工作之余,我和几个老乡谈论做多的就是创业,然而做什么,怎么做,我们一无所知。九十年代的信息不像现在那么发展,很多东西没办法学到,连简单的去那里进货,怎么办理托运等常识我们都不懂,对于创业,我们茫无所知。然而几年的打工生涯,除了花费,我没存下几个钱。1998年,我因“违犯厂规”被开除出厂,我借机决心迈出创业的门槛,独自跑到广州火车站后面的白云家电批发市场,开始贩运VCD到老家的农村销售,但由于对家电不了解,我进的第二批货几乎全放不出人影,打工三年的存款,父母借来的一万元钱和赚来的近二万元钱几乎砸在VCD上。希望和梦想一下没了,我跌进了万丈深渊,心情无法言喻,但我必须挣扎,打拼,奋斗,我必须把被骗的钱赚回来。短暂的彷徨、迷茫、痛苦过后,我又开始做了小生意,然而我遭遇了花生生意进价比卖价贵、买核桃上当受骗、开皮鞋店遭遇手工作坊、出租碟片被收缴罚款的痛苦挣扎。

为了梦想,我再次选择了南下广东打工,经朋友介绍,我进了南海九江镇鸿辉五金厂,重操焊灯管支架的旧业,由于超强的劳动和长期的饥一餐饱一顿,此时我患上了咽喉炎、肠胃炎、腰肌劳损等疾病。因为没钱看病,我误把腰痛看着是肠胃疾病引起的疼痛。由于长期坐着干活和一天十几小时的劳累,我的腰痛地很厉害,实在熬不住就借上厕所的机会躺二三分钟。但给我打击的不仅是疾病,这时候,和我相恋二年的女友离我而去。创业的失败,病魔的折磨,爱情的伤痛以及对前途的迷茫,让我没有了活下去的勇气……

1999年重阳过后,我爬上了和南海九江一江之隔的鹤山大雁山大雁塔,想就此了结此生。面对滔滔西江,面对大雁山下红尘滚滚不息的车流,我想起了母亲,想起了小时候由于太笨、内向、懦弱经常被人欺负母亲跟着受气流泪的事儿;想起读初中母亲经常半夜起床为我炒饭热菜的情景;想起被父母寄予厚望却以2分之差没考上中专加之疾病久治不愈而精神崩溃的弟弟。父母一生受苦受累,为谁而活?父母生我,此生为谁?

2000年,我开始用文笔医治内心的伤痛,并强迫自己戒了烟戒了酒。工作之余,我用砖头垫在床下或把皮箱放到腿上写作,《创业者》、《惠州文学》、《湛江文学》、《西江文艺》等打工刊物,先后发表了我的诗文。然而要命的是——我坐一会儿腰就针扎一样痛,并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工作强度的加大而越发痛地厉害,这种痛,刻骨铭心。黑夜里,我在日记中写道:“或许有一天,我会静静的离开这个世界,但只要活着,我就会好好活下去!”

为了改变艰辛、苦难、贫穷和卑微的人生,2001年,我又开始了摆起了地摊,想借此学会一些创业的经验,并能好起来。我先后卖过桂花香坠、坐视宝、学生宝等产品,然而由于我轻信广告,这些通过邮寄而来的“好产品”产品根本无人问津。那年夏天,我有好几个月没找到事做。在炎炎烈日下,我每天步行二三十里路找厂,渴了,就喝口自来水;实在饿得不行,就偷偷捡别人丢弃的方便面佐料泡冷水喝。后来,靠老乡借给我的10元钱,我押了身份证才得进了顺德龙江一家家具厂做了一名杂工 ……

打工6年,我又回到了起点,但我并不后悔,在创业的道路上,我毕竟迈出了步(二次创业失败是我深深懂得——不熟悉不了解的事不做,广告讲的再好厂家承诺再美,也要先试用先调查的道理。忠告:凡不卖样品或要求拿一定金额样品的生意请不要相信,凡是用的东西,自己一定要先试用一段时间)。

2002年,我母亲已52岁,父亲已65岁,加上身体不好,以不能再承受种田之苦;2002年,我已30岁,打了6年多的工,除了一千多元的存款,有的只是艰辛的经历和疾病带给身体的折磨。但我是长子,我应该承担起家庭的。打工,我不可能再有出息,再打下去,带给我的将可能是厄运和悲剧。

2002年11月26日,我还清了做生意借下的债,怀揣打工6年多挣来的1600元钱,带着失意和伤感,背着迷茫和疼痛,从广东顺德的龙江踏上了回家的路。

广东,再见了!

返乡创业,5年打拼出300万财富

2002年11月28日,我怀揣打工6年多挣来的1600元钱,回到了生我养我的家乡——山方垴。山方垴是怀化市与辰溪县交界的一个小山寨,坐落在海拔一千多米高的阎王坡上,从山方垴到城里有一条土马路,但不通车。至今,山方垴还没通。

[1][2]下一页 资讯录入:lengleng

棋牌游戏
高压清洗机
台湾中正拍卖有限公司